健康新闻

的杨安泽想改变美国两党制“杨帮”20有戏吗?

  的杨安泽想改变美国两党制,“杨帮”2.0有戏吗? 原创 Alan Z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收录于线日,前美国总统候选人、纽约市长候选人、企业家杨安泽正式宣布退出。早在竞选总统时,他就以人均1000美元基本收入的大胆方针吸引了大批粉丝。而如今公开这一大胆举动,令人们的目光再度聚焦在了这名政治红人身上。

  在解释自己为何时,杨安泽将矛头对准了如今日益对立的红蓝两党,并表示自己想要跳出这一系统,并自立门户“前进党”,以第三方的角度改革美国的选举制度,结束两党制所带来的政治对峙。

  杨安泽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尽管杨安泽在自己新出的书中对改革进行了介绍,但还是有人怀疑杨安泽只是“空有理念”,而更有人讽刺杨安泽“只是为了吸引大家买自己的书”。

  杨安泽的政治生涯,用曾国藩的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屡败屡战”。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的杨安泽,在步入社会后先是做了律师,之后又成了企业家。在这段时间中,杨安泽与奥巴马政府一直关系不错。在2012年,杨安泽被奥巴马政府评为了“变革冠军”,并在2015年成为了全球创业总统大使。

  他第一次真正进入政治领域,则是在2017年11月注册参与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在这次选举中,杨安泽通过建议向每个美国人提供每月1000美元的全民基本收入(即UBI)而一战成名。也就是自那时起,杨安泽收获了一批忠心耿耿的粉丝们,他们则热衷于称呼自己为“杨帮”。

  不过,提出如此大胆设想的杨安泽很快便在选举中败下阵来。2020年2月,由于新罕布什尔州的选举结果不理想,杨安泽被迫退出了初选。不过,这并不是杨安泽政治生涯的终点,他随后便以政治评论员的身份加入了CNN,并随时准备再次出征。

  2021年,杨安泽的第二次机会来了。随着纽约时任市长白思豪即将卸任,杨安泽看上了纽约市长的位置,并在2020年12月开始为竞选活动筹资。在美国政坛,纽约市长一直被认为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例如白思豪,以及前市长朱利安尼等人,在担任市长时几乎都是批评大于赞扬。不过,杨安泽还是知难而上地准备接下这个重担。

  作为今天的铁蓝地区,纽约市长竞选的初选基本奠定了市长的位置归属。杨安泽在竞选初期,靠着在此前总统竞选间积攒的人气,其实一直在候选人中处于领先状态。不少媒体在前期都预估,杨安泽将很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然而,杨安泽同时也遭到了狂风骤雨般的批评。首先是他在疫情期间搬离了纽约市,这一行为被不少纽约市民视为“背叛”举动。同时,杨安泽曾经发表过的不少言论也遭到了人们质疑,其中“以亚裔身份为耻”的言论更是遭到了亚裔群体的猛攻,指责杨安泽在故意讨好白人群体。

  在2021年5月之后,杨安泽在民意调查中突然遭到非裔前警官,布鲁克林区长埃里克亚当斯的反超,此后便一蹶不振。6月22日,初选的第一轮结果出炉,杨安泽最终没能做到力挽狂澜,只获得了第四名的成绩。

  看到大势已去,杨安泽选择了在社交媒体上承认自己无法赢得选举,结束了短暂的纽约市长竞选活动,并专注于撰写自己的新书。

  2021年10月4日,杨安泽在推特上宣布退出。在一份题为“与分手”的声明中,杨安泽说道,自己早在20岁那年,也就是1995年就登记成为了人,并投票支持了克林顿连任。杨安泽骄傲地宣称,几乎占据了自己全部的成年人生活。

  而作为老牌支持者,杨安泽自认为支持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同时也表示自己在纽约认识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是人。最终他还是话锋一转,说道:“可是,我已经不再相信作为人是绝对正确的了。”

  在宣布之后,他说:“现在我已经不是任何一个政党的成员了,我觉得我也可以因此对人们更加地真诚。这个感觉很奇怪,但这是正确的事,因为我相信我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产生更大的影响。”

  杨安泽的,其实并不令人吃惊。毕竟一直以来,他都并不是一个“典型”的人。在很多地方,杨安泽都受到了部分支持者的批评,例如他强烈支持以色列,或是他时常发表一些令同志人群不满的言论,都让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当然,他的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在杨安泽宣布之际,美国国会正处于史上最危急的时刻。坐在白宫的拜登正为基础设施法案得不到党内激进派的支持而头疼不已,而与此同时,共和党拒绝帮助一起提高美国债务限额,导致美国面临着可怕的失信危机。一时间,国会针锋相对,甚至按照杨安泽的说法,已经到了“内战前的政治压力水平”。

  而杨安泽也指出,如今的两党对立局势,是他决心退出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他不想继续在这个两极分化的系统中参与:“每天都有着杰出的公务员在认真工作,但我们国家的体制已经陷入僵局了,而造成这个僵局的部分原因正是因为我国的两极分化,比任何时候都要糟糕。”

  在9月30日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杨安泽再度重复了自己对目前美国政坛的担忧:“我们正在陷入两个互相对立的阵营,双方有42%的人都认为对面罪不可赦,而我们的媒体和社交媒体都在加剧目前的状况。”

  杨安泽反复提及“阿拉斯加”这个州。在杨安泽的口中,阿拉斯加宛如美国的“新希望”,将两党对立的影响降到了最低,是美国各州学习的榜样。为什么?

  在2020年11月,阿拉斯加以1%的微弱优势通过了新的选举方式,成为了继缅因州之后,第二个使用“排名选择投票制”的州。与传统的“只能选一个人”的投票制度不同,这一投票制度允许人们在选票上选择一个以上的候选人,并按照自己的喜爱顺序将他们排名,给予了选民更多的选择权。

  值得一提的是,杨安泽本人其实并没有通过这套投票系统得利。在纽约市长的初选中,纽约市的投票也使用了这样的方式,但杨安泽最终只以第四名的位置惜败选举。

  与此同时,阿拉斯加还使用了“公开初选”的方式。在这个制度下,初选期间,任何选民都可以为任何候选人投票,不分政党。杨安泽解释称,这个系统能够最大限度地有利于那些能够吸引广泛选民的候选人,而非那些只迎合党内人士的候选人。

  在写给CNN的一篇文章中,杨安泽大赞了阿拉斯加共和党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的行为。他指出,穆尔科斯基虽然是共和党人,但在2021年初,前总统特朗普由于涉煽动1月6日国会暴乱,因此而面临第二次弹劾。在这次弹劾中,穆尔科斯基是仅有的几个有胆量支持为特朗普定罪的共和党人。

  如今,穆尔科斯基在阿拉斯加的共和党人中仅有6%的支持率。按照常理而言,这样的议员别说连任了,其政治前途基本都将被毁于一旦。然而,正是因为阿拉斯加特别的选举系统,才能够使穆尔科斯基有勇气继续寻求2022年的连任。

  杨安泽强调,是因为阿拉斯加实施了选举改革,才使得穆尔科斯基不被拉下马。如今,阿拉斯加已经没有了党内初选,从2022年开始将会直接竞选公开初选和排名投票。穆尔科斯基可以直面广大阿拉斯加人民,在争取到50%以上的支持即可,而并不用刻意讨好那20%的“党内极端派”。

  正因如此,杨安泽极力呼吁更多的州能够向阿拉斯加学习,使用公开初选的制度来最大限度地减少两党对立。杨安泽认为,这能够使领导人们变得更加理性和公平,会有更少的意识形态对立,会有更多的互相帮助。正如他在采访中所提到的:“这就是答案,这就是我们如何将我国从如今的疯狂中解救出来的道路。”

  在退出之后,杨安泽显然并不想只当一名无党派人士。在他的新书《前进:关于我们民主未来的笔记中》,杨安泽提到了自己建立新政党的设想,并将这一政党命名为“前进党”。杨安泽希望,自己能够利用前进党以第三方的姿态进入美国政坛,从而冲淡两党制系统,并逐渐达成他此前所述的构想。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看好杨安泽。MSNBC专栏作家基山阿莱姆认为,杨安泽对于如何解决美国政坛的两极分化问题,想得有些过于简单了。造成如今美国政治极端对立的根本原因,并不是杨安泽所认为的“因为在两党制的框架下,两党不论怎样都会互相讨厌”,而是因为美国近期爆发的激进右翼运动和敌视执政党所造成的的后果。

  阿莱姆还认为,杨安泽陷入了与许多人一样的错误,那就是天真地觉得“只要有一个第三党出现,人们就能从两党制的僵局中走出来”。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宣称自己“无党派”的人士通常也会依附于一个政党。其中最著名的例子便是伯尼桑德斯,他此前以无党派人士入驻国会,但在之后则与密切合作。

  而相比之下,真正能做到“独立自主”的第三方人士只占了不到10%。即便如此,他们也很难完全逃离两党制的框架。其中最线年总统大选中,就算希拉里与特朗普被称为“现代政治中最不受欢迎的两个总统候选人”,但仍然只有6%的选民最终选择了投票给第三方,这足以可见两党制在美国的根深蒂固。

  阿莱姆最后指出,杨安泽很明显并没有意识到,和共和党究竟是为何而闹翻。他表示,两党的冲突绝不仅仅是因为所谓的“争夺权力”而导致的。不论是还是共和党议员,他们在国会中提出的每一个提案,都是在切实地为美国的未来着想。仅仅将他们的争论定义为“权力斗争”,自然是不妥当的。

  而杨安泽提出“前进党”设想的最大问题是,他并没有为美国社会的主要问题和红蓝两党的争执提出新的思考和解决方案。在自己的党纲中,杨安泽所列出的大多是“以人为本的经济”,“基于事实的治理”和“现代有效的政府”这些毫无意义的空话,并没有细化到他心中的美国社会该如何运作,以及要使用怎样的方式来改变现状。

  尽管从未参政,但杨安泽无疑激励了更多的亚裔涌入政坛,而更重要的是,在杨安泽的不断呼吁下,UBI这一话题也因此得以正式进入美国社会的主流讨论中,变得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梦想。

  但是,他应该静下心思考一下,自己在接下来的政治生涯中究竟要达成什么目标,下一步又应该怎么走。两党对峙日益严重是事实,敢于提出新设想也值得鼓励,但如今的两党制已经在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情况下,一个新兴的第三方政党如何改变现状?我们都等着杨安泽能够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